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 申请开户 账户激活 客户端下载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互动平台
 
 
   
您当前的位置:艺术品市场 > 艺术品知识 > 正文

宇宙在手,万化由心--谈中国画的灵性

 

白庚延
 
(五月十一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宴会厅讲座稿)
 

河汉无极

 

河汉无极
 
 
西方的汉学家们研究中国绘画,认为中国绘画是“灵性艺术”。谈到中国绘画的灵性首先是他的写意性,其审美倾向是意象。
所谓意,是指客观化了的主体情思,所谓象,是指主体化了的客观物象。中国画讲情景交融则偏重于情,心物合契则偏重于心,虚实统一则偏重于虚,再现与表现侧重与表现。
在中国画的艺术创作中,如停留在单纯的画事画物上,那就是画景、画物、画实,只能再现生活而使人一览无余,这样的绘画作品,自然谈不上灵性。有的人画来画去离不开刘、李、马、夏或者黄、王、倪、吴、青藤、八大,只是前人笔墨的再现,这只能是个高级匠人,难入画家之行列,当然,更无灵性可言。中国画重情、重心、重虚、重表现,这些显然都是靠“灵性”才能达到的。
中国绘画的灵性来自中国绘画自身的诗性特征,中国画不是单纯的画事、画物,而是在画诗,画诗的意境。郑板桥有这样一段题画诗“人皆诗在画后,我则诗在画前,无意诗境难成,无境画意索然。”这很耐人寻味,其实中国绘画自身就是诗,画的形成与诗是一样的,都有一个“化景物为情思”的过程。
宋代的文艺理论家范唏文说的好,说绘画“不能以虚为虚,而以实为虚,化景物为情思,则从首至尾,自然如行云流水,此其难也”。在这里所谓实是指所画对象的实体,形体结构外部形态;所谓虚是指所画对象的内在精神实质。中国绘画是要通过所画对象的外部形态,最终表现出所画的对象的内在精神,要做到这一点,就必然有一个“化景物为情思”的过程。中国绘画的难度也在这里,做到是很不容易的。
如前人的诗:
白云报幽石,绿篠媚清涟。
白云、石头、小竹子、水的波纹,这是常见的四种物,一般人看过也就过去了,但诗人见到这四种物,通过化景物为情思,用进两个字“抱”和“媚”,山里的白云围绕着山石如同抱着山石,水边的小竹子风一刮,一点头一点头如同给水的波纹献媚似的,一个“抱”一个“媚”,这样就把客观物象人情化了,是诗人的感情给以客观物象所形成的诗意。这是形象思维的过程,化景物为情思也就是诗人或画家应有的灵性。
中国绘画的灵性,来自于宇宙万物的生命力,与画家的生命力息息相通。
我来到黄河岸边,徘徊在壶口水畔。
听其声,水在轰鸣,山在轰鸣,山鸣谷应,万壑雷鸣。我处身这震耳欲聋的天籁之声中。
观其色,水是灰黄的,山是灰黄的,天是灰黄的,大地还是灰黄的,我就置身这一片灰黄的混沌鸿蒙之中。
察其势,黄河之水,漩窝拉着漩涡从天际涌来,泻人深深的壶口深槽里,仿佛如万马奔腾,水,往前急涌,山,迅猛后移,水动、山动、天动、地动,处身在这山摇地动之中,感受着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腾到海不复返的气势。
品其情,黄河壶口是大禹治水,疏导黄河开凿而成的,当时工具原始,其工程何其艰难,它所表现的是多么伟大的中华民族的精神。风在吼,马在叫,黄河在咆哮,唱的是黄河之魂、民族之魂,我就置身这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里。这时候,我的生命已经融入宇宙里,大自然的生命已融入我心灵里。“天地与我共生,万物与我为一”,山情水情即我情,山性水性即我性。
画家的创作,力求与宇宙本体的“道”相沟通。一个黄河壶口我创作了二十多幅山水画。画的是壶口也不是壶口,虽然取材壶口,但所表现的是宇宙心灵与画家心灵沟通的结果。
“宇宙在手,万化由心”。我创作的黄河壶口《河汉无极》与《喷薄风雷河汉落》两幅画,就是黄河壶口结合太空宇宙共同组合而成的。画面中的黄河水翻滚汹涌,如千军万马,可谓动到极处,在黄河水与天际的交接处,处理了一条笔直的横线,这又显得静到极处。“动”,如孙悟空大闹天空;“静”,如来佛的手心。“动”出宇宙的无限生机;“静”出宇宙的无限博大。黄河之水是有限的,当和宇宙结合在一起,才形成有限与无限的统一,表现出宇宙无限博大的艺术效果,这一动一静表现出黄河横绝太空之势。
在以黄河壶口为题材的绘画创作中,有些画是在画声,如《涧谷终日雷》、《涧谷雷鸣》、《狂涛惊雷》、《壶口水激四时雨》、《山鸣谷应终日雷》等,这些画都是在壶口岸边,听其声的感悟,是在人的音乐心灵与天地宇宙的音乐心灵相融和的情况下产生的。这些画的核心是表现动,动是宇宙之生机,在画面上水动气也在动,声由动发,趣以虚乘,才完成这些艺术画作的。
在中国画创作中,应着力表现天地万物的神、韵、势。中国画讲究传神、标榜气韵、崇尚气势。在黄河壶口的艺术创作中,有些画如《黄河万里触山动》、《黄河西来决昆仑》、《咆哮万里触龙门》等,都是从表现黄河的气势出发的,通过有限与无限的有机结合,表现出黄河一泻千里,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大气势。
在黄河系列创作中,也有的画是偏重于情,如几种不同形式的《龙门初开》,主要通过大禹治水,不畏艰险的民族精神,给以画面之内涵,以引起人的联想与共鸣。
所谓:“宇宙在手”眼前无非生机,山水画所要求的气韵生动,也是要表现宇宙生机,在宇宙间,一山一水有性情,一草一木栖神明,中国画的灵性就在“意象”的审美倾向之中,在中国绘画的灵魂“意境”之中。
灵性,是画外之意,弦外之音,中国绘画的创作重在主体心灵,画,不能没有灵性。
 
摘自《中国大家》

 

合作伙伴
招商银行 中信银行 人保财险 南开大学 观韬律师事务所 新华社天津分社
民生银行 浙商银行 中国金融博物馆 天津大学 坤德律师事务所 天津文化产业网
网站地图 | 法律声明 | 友情链接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@2009-2010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 版权所有
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 津ICP备10002512号